张子强同意了,最终张子强拿到了10.38亿,张子强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如此猖狂,敢单枪匹马地进入李嘉诚的家中勒索?

张子强是一个令香港警方十分头疼的犯罪集团的首脑,该犯罪集团多以打劫、盗窃、绑架勒索为主。

而后张子强拿出了准备好的印有香港十大富商照片的杂志放在众人的面前,让其选择绑架勒索的对象。

对此张子强并不是非常同意:“把他绑架了,谁给钱呢?”而后小弟开始寻找其他的目标。

1996年5月23日下午,张子强的人埋伏在港岛南区深水湾道的一个拐弯处,这也是李泽钜回家的必经之路。

5点左右李泽钜在此经过,张子强看到李泽钜的车后,迅速包围上去,其手持冲锋枪、手雷、手枪。

李泽钜看到装备如此精良的张子强犯罪团伙之后,也没有做无畏的挣扎,十分配合张子强。

众人并不知道李泽钜绑架后,李嘉诚的反应,因此索要钱财一事变得危险重重,本来手下人打算电话通知李嘉诚并索要钱财,而后要求其送到指定地点。

当其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后,众人均非常担心,因为李嘉诚很有可能会选择报警,进入李嘉诚家中多是凶多吉少,因此众人纷纷劝诫张子强。

李嘉诚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客客气气地请张子强坐下,看见如此冷静的李嘉诚,张子强也非常疑惑,当然张子强也没有表现出来。

并告知李嘉诚不要报警且准备好车送自己离开,对此李嘉诚表示二十亿现金可能不能一下子就调集,“我需要打电话问一下银行。”

本身就是张子强将勒索的数额翻倍,再加上李嘉诚如此配合,张子强也想早点结束此事。

得到张子强的同意后,李嘉诚就请银行尽快为自己调集10亿现金并吩咐手下的人为张子强准备车辆。

张子强为了图吉利并没有将到手的4000万全部收下,而是将其中的200万还给了李嘉诚。

在绑架李泽钜,勒索李嘉诚10.38亿之后,张子强仿佛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之路,同年9月,其又绑架了香港十大富商之一的——郭炳湘,获得6亿赎金。

就在张子强犯罪集团想要以此为生之时。1998年1月7日,张子强犯罪集团中的核心人物——钱汉寿被抓。

当时其受张子强委托来到大陆,通过非法途径购买到800多公斤的炸药,在运送回香港的时候,被香港警方发现而后抓获。

当月15日,张子强在广东机场接其犯罪集团的二号人物,25日,张子强与其犯罪团伙的2号人物被大陆警方抓获。

由于此案牵连甚广,因此此案在大陆做出判决,1998年11月1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张子强死刑,其集团内部的4个核心人物也被判处死刑。

但是因为当时侦查技术的问题,香港警方并未掌握确切的证据,只能任其逍遥在外。

如今其在国内非法购买800余公斤炸药,被国内警方判处死刑之后,香港警方自然是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

然而在人们为张子强判处死刑而高兴的同时,有人又提出了3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张子强为什么非法购买800余公斤的炸药,并将其寻运送回香港。

要知道这800余公斤的炸药可是有很大的威力,若将其掩埋在香港比较繁华的地方,那么香港将损失惨重。

有人认为其购买炸药可能是为了其犯罪团伙的安危,毕竟香港黑社会均持有,拥有充足的能够在“火拼”中占有一定优势。

然而张子强购买的数量太大庞大,若仅是为了集团的安危根本无需购买数量如此庞大的炸药。

有人认为其或许想要出售这些炸药,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太大,武装他人的武器,使得对方在“火拼”中占优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还有一种猜测就是其要通过炸药炸毁监狱救叶继欢,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其购买的数量过多。

虽然张子强在内陆的资金均被冻结,然而其在香港的资金并未全额冻结,尤其是其亲属名下的财产,当然其亲属的名下的财产也多是其通过不法方式获得,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香港高等法院还是撤销了其亲属财产的冻结令。

张子强服刑之后,其妻子就变卖名下的所有资产,将其全部置换为现金,而后离开香港,众人皆知其妻子带走了巨额资金,但是具体数额无人知晓。

张子强的钱皆是通过不法途径获得,想要不被香港警察发现,想要正常使用这些非法所得的金额必须要将这些钱“洗白”。

张子强生前并没有交代为其洗钱的人,其去世之后,香港方面也进行了调查,发现其资金经转多个国外银行之后就不知去向。

经过李泽钜与郭炳湘被绑一事,香港的富商多惴惴不安,担心下一个就是自己。要知道张子强可是一个令香港警方都束手无策之人。

幼年时期的张子强就与香港的黑社会成员同出同进,当时张子强的父亲在香港油麻地的庙街开了一家“凉茶铺”。

全家以此为生,然而此地多是一些三教九流之人经常出入的场所,在这种环境之下,张子强的心态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父亲每天辛勤劳作却仅能勉强维持生计,看着极为“风光”与“豪爽”的黑社会成员,张子强自然想要加入他们。

在他看来学习还不如去混黑社会呢,既能够获得巨额财富,又能够“风光无限”。

其父亲是极为传统的人,因此在教训孩子的时候多是采用“棍棒下出孝子”的方式,然而这样的方式对于张子强并没有什么作用,反而使得张子强更为叛逆。

后期为了让儿子改邪归正,张子强的父亲将其送到做西装的裁缝店做学徒,这样既可以远离三教九流之辈,又可以学一门谋生的手艺。

离开父亲之后,张子强成为猖狂,其不仅与黑社会成员关系密切,甚至成为了黑社会的“头目”。

起初张子强的资金来源,多是收入保护费,出售假的劳力士手表等,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些微薄的利益已经无法满足张子强。

1990年2月22日,张子强以及其犯罪团伙,手持劫持了刚刚到达香港送往劳力士手表的车辆,将车辆上的所有劳力士手表盗窃。

但是因为技术方面的原因,并不能确定盗窃手表的犯罪嫌疑人,虽然当时香港警方猜测是张子强团伙,但是由于没有确切的证据,此案就成为了悬案。

1991年7月12日,由于一些缘故,香港的一家银行需要将现金调配到美国。

张子强事先就得到了这笔资金的运送路线,派人埋伏在其空运地点启德机场。当运钞车停下之后,张子强以及团伙成员迅速把控运钞车,并驾驶运钞车离开此地。

等到香港警方到达之时,张子强早已得手并带着巨款。车上的安保人员并没有看清抢劫者的面貌,因此无法辨认。

说明其有内部消息。在排查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名为罗艳芳的女人,其在同一家银行连续存进了41万港币,对此警方十分疑惑,而后请专人进行验钞,发现此钞就是被劫走的钱。

警方按照程序逮捕了张子强与罗艳芳,1992年11月23日,香港高等法院审理的此案,因运钞员的指认,法院判处张子强18年有期徒刑,而一旁的罗艳芳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还称指认张子强的运钞员,指认环节并没有认出张子强,罗艳芳认为香港警方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张子强是此案的罪魁祸首,并声称张子强并未参与此案,不能因为劣迹斑斑就让其顶罪。

对此香港警方也是束手无策,其并没有找到关键的证据。然而如此猖狂的张子强在1998年的时候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张子强确实是一个比较聪慧的人,其在抢劫与绑架勒索之中能够设计近乎完美的方案,然而张子强并未将自己聪慧使用到人生正途。

张子强被眼前的繁华迷住了双眼,想要通过快捷的方式成为“富豪”,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违反法律者必然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除此之外,一个人的成长环境也非常重要,尽量让孩子在一个充满爱与陪伴的家庭中成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