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当你因为一念之差而走上某一条泥泞之路时,那可就是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的。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哈尔滨有一位家喻户晓的黑帮老大,人称乔四,因为抵不住财富的诱惑而走上了混黑帮这条路,一阵为非作歹之后,虽有过风光的日子,但最终还是被警方所逮捕,等到他想要将功补过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乔四原名叫做宋永佳,因为常年在外面混,大多用的都是诨名,所以这个大名反而鲜少有人知道,因为家庭不富裕,他不得不早早的就出来辍学打工。

在1983年之前,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哈尔滨的市区维修队干着一些临时工的活,本来如果乔四在能够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工作的话,说不定也能摆脱临时工的身份,从此过上稳定的生活,可是乔四本人就不是那种安于现状的人。

或许是因为家庭条件的不足,乔四比别人更加渴望过上那种人上人的生活,但是还未等他找到成功的窍门时,一身流里流气的地痞脾气便学了个十成十。

十天里可能只有一两天是在干着一些临时工的事情,剩下的时间不是在惹事就是在蹲局子,维修队哪能接受这样的存在,多次警告无果之后,便开除了乔四。乔四也不恼,这家不行就换一家,从未想过改变自身的秉性。

在这之前,其实他一直都是以原名混的,因为常年在外混,一来二去之后也认识了不少人,渐渐地也开始知道一些防备意识,没当惹事或者自我介绍时,便开口称自己叫做“乔四”。在他家的附近有一座横跨铁路的大桥,自己在家里排行老四,所以便想了这么一个称呼。

在外面鬼混的这段日子中,那些狐朋狗友一口一个个地喊着,不知不觉间,乔四就有些飘了,越来越喜欢在外面这种“放荡不羁”的自由生活,每天和着兄弟们一起到处吃喝玩乐,自己没有钱了,便朝着家里要。

乔四的父亲原本是老家的一名司机,本来日子眼看也要有起色了,但是儿子一个赛一个的不争气,每当有了点积蓄,就会马上被他们掏干净。

后来因为一次事故,乔四的父亲从车里摔出来,后抢救无果去世。这件事给当时的乔四带来了不小的打击,再之后,他的哥哥因为犯事被抓进了看守所,但是因为突发疾病,也死在了监狱里。

亲人的一个个离世让乔四心中的感情羁绊越来越少,他的行为处事相比以前也更加狠厉,在变得越来越冷血的同时,乔四对于金钱的渴望,也变得越来越畸形。

说起来乔四的发家原因也十分简单,就是靠拆迁,但是这个拆迁并不是说拆的是乔四自家的房子,而是乔四去当“说客”,劝导别人服从拆迁队的安排进行拆迁。

当时正是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期,东北的大部分城市都乘上了这股东风进行拆迁重建,以前的老房子被高楼大厦所取代,但是在这其中,也有那么一两家固守封建,认为老房子是他们的根,动不得。

他们不愿意搬家的心态杂七杂八,政府当时的意思也是说要秉承双方自愿的原则,但是两栋大楼之间突兀地立着一幢老房子,那看起来叫做什么事?

这种僵持不下的情况,一群帮忙“说客”就应运而生了。这些说客自然不是白白帮忙的,他们和那些开发商的负责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为的就是能够让这些钉子户心甘情愿地搬出去。

乔四就是看到了开发商与钉子户之间这种微妙的状态,他别得不行,逞凶斗狠却是一把好手啊。附近有一片区域就是需要重建的拆迁区域,命令下达了好久,说是要把这里改造成一片俄式建筑,但是因为其中有几家死活不愿意搬走,导致那些开进来的机器也一直无法动工。

在这期间,开发商也不是没有派人过去商量过,但是这家人看中开发商如今只能有求于自己,索性准备坐地起价,对着开发商狮子大开口。开发商固然想要快点处理问题,但是报价这事情却也不愿意再提高一分,双方就这么耗着。

多等一天,开发商就要多耗费一天的资金,后来双方,只能去寻求警察的帮忙,警察倒是也去了,但是也没有任何作用。

那些拆迁户们根本不惧怕警察,情况一度十分恶劣,正巧这个时候四处溜达的乔四看到了,因为认识其中一位警察,便询问了情况,打算替他们出头。

那些拆迁户连警察都不怕,更何况这个小混混,拿起手上的菜刀和锄头在乔四跟前霍霍,希望能吓走他们。乔四哪能不知道这群人的虚张声势呢,一边在嘴里说着发狠的话,一边直接在拆迁户的家中打砸东西,那些本来还嚷嚷的拆迁户顿时就傻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人不是开发商警察,他就是个混不吝的,哪里有那么多将就,本就不踏实的心,这下子更虚了。

而乔四现在已经“疯”上了瘾,只觉得气血一阵一阵往脑门上冲,看着拆迁户手上挥舞的菜刀,二话不说直接抢了过来,拆迁户们都不敢动了,生怕乔四一个气急,就直接砍向自己。

乔四自然是动过这个念头的,但是他此举是想要钱,不是想要犯事。恶狠狠的盯着这群拆迁户,他缓缓地将手放在桌子上,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将菜刀一剁,硬生生地切下了一根小指。

疼痛让他的脸更加狰狞了,举着自己受伤的手,冷冷的盯着这群不愿搬走的人嘶哑地说道“谁能像我一样,谁就可以不搬走。”

那些拆迁户和乔四的小弟们都吓傻了“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像乔四这样又横又不要命的,那些拆迁户们哪里惹得起,如果被这个不要命的盯上,有钱用没命享怎么办,当即就同意了开发商的要求。

也是因为此,乔四一战成名,得到了警察的感谢不说,开发商还给他封了一笔金额不小的红包,小弟们看到乔四当天的“壮举”更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崇拜这名老大,乔四的威名,也越传越远。

有了这一次的意外收入,乔四准备把这个当成主业来做,那些开发商搞不定的拆迁户,全部交给了乔四,不少人慑于他的,也不得不屈服,有时候甚至不需要乔四出马,因为沾染了乔四那种刁钻狠辣的作风,他的小弟们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模样。因为拆迁户不从,直接把人家暴打一顿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很多人慕名而来想要跟随乔四,小弟越来越多之后,他的收入也呈几何增长,乔四体会到当“头头”的快乐后,行事开始更加嚣张。

当开发商再遇到那种比较难搞的拆迁户时,本来多聊两天也可以解决的,但是乔四就是要派人去捣乱,强迫开发商将这个“劝说”任务交给自己,事后在索要一大笔帮忙的费用和开发商不识抬举的补偿金。

几年的时间中,他基本上全部垄断了哈尔滨的所有拆迁队伍,但是因为闹出过大大小小很多事情,乔四也多次出入派出所,因为情况还没达到恶劣,也一直没有刑事处罚。后来的他靠着自己的势力和财力,开始逐步巩固自己的势力,成为当时黑白通吃的龙头老大,人们对他的称呼也从乔四,变成了四爷。

城市逐步建设完成之后,他的拆迁事业也差不多结束了,但是因为日常开销过大,在明面上看不到的地方,他开始靠赌博,还有抢劫等多项不合法的行为谋取收入。据道上的传言,甚至还有人出钱买他行凶,而乔四也照单全收,给钱就办事。

后来他还打着龙华建筑公司的副总经理,表面上做着一个企业家的名头,实则已经让自己的势力蔓延了差不多整个东三省,在自己的私生活上,乔四也是非常不收敛的,而那些女孩子,几乎都是因为不敢反抗而被强迫虏来的。

如此逍遥快活了一段时间,因为作恶的事情越来越多,国家公安机关也早就盯上了他,在1990年的时候,有关部门开始了对涉黑集团的严打,这一次的主要目标,就是乔四。

在这一年的8月10号,领导直接让人放出消息,说现在已经抓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人员,等到消息被证实之后,乔四自然插翅难逃。

现在正是特殊时期,乔四的那些得力干将担心聚集在一起,会引来太多的注意力,如今早已经各自分开,乔四担心有人会出卖自己,索性“贿赂”了当时的调查组,却不知道这就是为他设下的圈套。

乔四被抓之后,他的团伙几乎各自逃跑,再也顾不了这个他们曾经的老大,而随着乔四的坦白和相关的证据显示,乔四昔日犯下的罪行一一浮出水面,涉及多项伤人、杀人事件不说,那些违法收入的钱也不少,甚至还利用自己的“威名”,霸凌过24位女明星。除开乔四之外,顺藤摸瓜又查到了14名也是无恶不作的犯罪分子。

在1991年的时候,各项证据确凿的乔四和其14名同伙,被判处死刑,在距离哈尔滨不远的陈家岗被执行死刑,这时的乔四才43岁。其中有一位叫做李正的,因为实在过于狡猾,在那段时间跑到了北京,又过上了几年苟且偷生的日子,但是天网恢恢,最终在2001年的时候也被抓捕,并判处了死刑。

据说乔四在被抓捕的时候,依旧不知悔改,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联系到当时的负责人表示,自己愿意修建一条高速公路来换取自己的一条命。

修建高速的费用差不多每公里就是1个亿了,乔四这番确实是下了血本了,但是当时的负责人哪里是这种见钱眼开的人,更何况他这些钱,都是沾着人血的钱,当即回了他四个字,下辈子吧。

乔四的一生从开头就走向了一个错误的地方,偏偏周围的人还把他捧得像个神明,让他以为自己真的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没有一个正确的是非观,更没有基本的道德良知,只知道一味地强取豪夺,最终也只能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