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是关于宽容和自由思想的经典之作,房龙的代表作之一。全书按时间顺序分为四个部分: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中世纪时期、文艺复兴时期和近代新篇章。每一章都以特定的人物或历史事件为主题,讲述人类文明发展史的宽容与不宽容。

他用手中那支有魔力的笔,生动地描绘了人类漫长的思想发展史,以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和人物为依据,以社会和人们是否宽容为标杆,用轻松幽默的方式来揭示真理,主张宽容与和平,倡导思想解放。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Hendrik Willem Van Loon)(1882-1944)。荷兰裔美国人。作家、学者和历史学家。

房龙的著作大都围绕人类生存发展的本质的问题,其目的是向人类的无知与偏执挑战,普及知识与真理,使之成为人所共知的常识,因而具有历史不衰的魅力。

这个塞尔维亚的农夫无视书本知识(他来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极具争议性的交通要塞——尤斯坎普)。由于他的命令,古雅典的哲学派别最终被查禁;也正是他关闭了唯一的存在了几个世纪的埃及寺庙,这座寺庙自从信奉新基督教的教士涌入尼罗河流域进行传教以来,香火未断。

尼罗河上第一大瀑布不远处有一个名为菲莱的小岛,寺庙坐落于此。有史可追溯以来,这座寺庙就是人们朝拜女神埃西斯(埃及神话中司生育与繁殖的女神)的地方。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与之抗衡的非洲、希腊和罗马的诸神们早就悲惨地消失,唯有她幸存下来。直到6世纪,在奇阿普斯以外的其他地方,人们早已遗忘传教活动,而这个小岛一直是人们了解古老而神圣的象形文字的场所,为数不多的教士们自始至终地坚守着。

如今,一个自称“皇帝陛下”的文盲农夫一声令下,寺庙及与其毗邻的学校都被宣布为国家财产,全部雕像都被送进君士坦丁堡的博物馆里,教士和象形文字的书法家被关进监狱。这些艺术家逐渐被饥饿和虐待折磨至死,古老的象形文字工艺也就随之成了一门永久失传的艺术。

但凡查士丁尼(这个遭天谴的家伙!)手下稍微留情,把一些古老象形文字专家抢救到“挪亚方舟”之上,他就会为历史做出很大贡献,也将使历史学家的工作容易很多。尽管(受益于商博良的天才)我们可以再次读出古怪的埃及文字,但是于我们而言,理解它并打算传达给后代其真正的内涵是相当困难的。

在古代社会中,其他国家均有类似事情发生。蓄着奇怪胡须的巴比伦人只给我们留下整个刻满宗教内容的砖场,我们眼前会浮现出当时他们虔诚地高喊着“将来有谁能够理解天国中上帝的忠告”,他们不断祈求神灵的庇护,他们竭力解释神灵的法律,他们将神灵的旨意刻在他们最神圣的城市的花岗岩石柱上。他们到底是怎样对待神灵的?为什么他们刚刚还是最为宽容的人,鼓励教士研究天国,探索陆地和海洋,转眼变脸成最为残酷的刽子手,对那些违反早已无人问津的繁文缛节的人实施骇人听闻的惩罚?

我们派出探险队前往尼尼微,在西奈沙漠上挖掘洞穴并破译出数英里长的楔形文字字板。在遍及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每个角落,我们都竭力寻找打开这个神秘智慧宝库前门的钥匙。

但是,这扇方便小门并不坐落于阿卡德或孟斐斯附近。它位于密林深处,几乎完全被异教徒寺庙中的木柱遮挡住。

我们的祖先在寻找容易获得的掠夺物过程中,遇见了他们喜欢称之为“野人”或“野蛮人”的土著人。

可怜的野蛮人误解了白人意图,齐举长矛和弓箭来欢迎他们。来访者却用大口回敬他们的好意。

野蛮人总是被描述成崇拜鳄鱼和枯树,是肮脏、懒惰、无用的废物,任何灾难都是他们的报应。

18世纪才出现转折。让·雅克·卢梭以令人伤感的情怀重新审视这个世界。与他同时代的人被他的思想深深打动,也满怀同情地加入他的行列。

于是,愚昧无知的野蛮人成为人们最喜爱的谈资。在他们看来(尽管他们从没有见过),野蛮人是环境的牺牲品,也是所有人类各种美德的线年腐朽的文明制度却将人类的美德剥夺殆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