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11月,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代表前苏联政府授予阎宝航、阎明诗、李正文“伟大卫国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纪念奖章,“李正文”这个名字走进公众视野,他是谁?他做了什么?此前,公众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本文披露了关于李正文小组的很多史料……

1942年初,日伪统治下的南京市面萧条冷清,城南闹市区的邵福兴酒家的生意已不如以前。二楼的临街三号包间客人似乎总就是那么四五位,宴席上做东付账的总是叫唐殿俊的男子,他衣饰得体,气度儒雅。有一天他在楼梯口遇见熟识的日本海军报道部记者,即上前鞠躬握手,还以流利的日语与对方交谈,着实令旁边的人吃惊不小。

这唐殿俊的真名便是李正文,他的上司是苏联情报专家尼克莱·伊万诺维奇,公开身份是苏联远东航运公司上海分公司副经理。当时苏联对日本的战略动向甚为关注,故加强了情报工作。尼克莱安排邵晓萍当李的助手,提供了充足的活动经费,故而李正文出手阔绰。

在南京,李正文通过好友发展了一个名叫稽显庭的重要关系。稽是南京汪伪政府的秘书长周隆庠的大舅兄,在该政府任文书科长,即高级机要秘书,日伪军政首脑每周一都要召开一次联席会议,由最高顾问影佐祯昭少将主持。会议内容的记录和整理都由稽显庭负责,这是敌人的最高机密,据此可以了解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伪的最新动向。三山街上邵福兴酒家便成为李、稽两人碰头的地方。

每次李正文获得情报后便交给邵晓萍及时转移至城东百子亭10号小洋楼,再由担任地下交通员的陈惠英携回上海,送交尼克莱。李正文付给稽显庭的多为金条,有时也付伪币,但数额很大,仅半年左右,他便在鼓楼三条巷买下一栋带花园的小洋楼。

稽显庭的妹婿周隆庠是个死心塌地的大汉奸,在汪伪高层很吃得开,与南京的日军好几位将领有私交。稽显庭听妹婿周隆庠说过:和平建国军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唐蟒好像情绪很消沉。前些日子又从浙江驻地返回南京养病。日本军政高官常登门探望,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后宫适中将还多次到唐蟒的住所与他品茗聊天。

李正文听到此事心中一动,在请示过上级后,他派邵晓萍先去接触唐蟒,因为邵晓萍与唐家有一定的渊源。

邵晓萍之父邵之雍早年留学日本时,和唐蟒的胞弟唐有壬是庆应大学的同班同学,关系极好。回国后,又同在北洋政府交通部为官。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唐有壬跻身政界,就任交通部次长,1935年唐在上海遭遇暗杀后,邵之雍参加了葬礼。以后又对其家属多有关照,这就有了接近唐蟒的有利条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