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6月18日。阿尔伯特亲王的演说和帕麦斯顿的答词的发表使人感到有些奇怪。这些讲线日(星期六)在领港公会作的。星期一,各家日报只是顺便提了一下领港公会一年一度的宴会,没有谈到阿尔伯特亲王的祝词。只有6月13日(星期三)的“每日新闻”和6月14日(星期四)的“”发表了祝词和答谢词的全文。现在看得很清楚,这些讲话的发表是帕麦斯顿勋爵玩弄的把戏。他指望依靠这位至高无上的祝福人为自己赢得声誉。阿尔伯特亲王不得不为“绝对信任”高贵的子爵、为如此坚决地号召全国去信任他而付出代价。大部分周报对阿尔伯特亲王的祝词反应如何,可以根据“雷诺新闻”[180]上的一段话来判断。顺便说一下,“雷诺新闻”的发行额是2496256份。报纸在作了一番详细的评论以后就写道:

“至高无上的审查者断言,任何一个弱点,任何一个缺点都遭到谴责,而有时甚至还被人怀着某种不正常的满足心情而加以夸大。英国人民有耐心已变成口头语了。英国人民像以萨迦一样,可以比作一头驴,背着高利贷和土地垄断这两付重担。然而女王的丈夫的这种指责是英国人曾经不得不忍受的那种最粗暴最骇人听闻的侮辱。好一个不正常的满足心情!这就是说,英国人民看到叛变和贵族的愚蠢使我们英勇的兵士遭到可怕的苦难而感到不正常的满足;对奥地利欺骗我们感到不正常的满足;对轻率地浪费4000万英镑和牺牲4万名最勇敢的兵士感到不正常的满足;对我们引起我们仿佛要予以帮助的同盟者的不信任和我们所打算加以惩罚的敌人的轻视感到不正常的满足。然而,亲王的责难不仅是粗暴的和带有侮辱性的,而且是极端虚伪的和带有诽谤性的。不管英国人民有什么错误,上帝知道,错误是很多的英国人决不会因自己的兵士和水兵遭受苦难和民族荣誉蒙受耻辱而感到满足。但是,原籍德国的至高无上的人物、贵族叛徒和他们的应受到轻视和鄙弃的食客们却是例外当然,我们乐意相信,游手好闲、饱食终日的奢侈淫佚之徒和睡在绒毛褥子上的兵士是很难理解真正的兵士和水兵们的苦难和遭遇的然而,有一点我们是同意至高无上的战士的,那就是立宪主义是一个最大的sham〔骗局〕,是一种特别庞大的、糟糕的、不公正的、不中用的政体。但是亲王认为除了专制以外没有其他可以选择的道路,那就错了。我们建议他回想一下,共和主义这样一种政体还存在着,我们的民族可以选择这种政体;我们感到,舆论现在正是越来越倾向于这方面了,要求共和主义而不是要求好战的亲王所希望的那种无限制的专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了。”

废除报纸印花税的新法令在上星期日得到了女王的批准并从6月30日起开始生效。根据这个法令,报纸印花税只向那些由邮局免费递送的报纸征收。在伦敦的各家日报中只有“先驱晨报”宣布把每号的定价从5辨士降到4辨士。相反地,在周报中却已经有许多家报纸,例如“劳埃德氏周刊”、“雷诺新闻”、“人民报”等报纸宣布把每号定价从3辨士降到2辨士。有消息说,伦敦还将出版一种和“”同样大小的日报“信使电讯报”,每号定价2辨士。伦敦目前出版的每号定价2辨士的新的周报有:“舵手”(天主教报纸)、“泰晤士画报”和查理奈特先生的“城乡新闻”。最后,威洛特先生和列哲尔先生宣布,他们要在伦敦每周出版pennypaper〔“辨士时报”〕(定价1辨士的报纸)。然而由于废除报纸印花税,地方报刊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仅仅在格拉斯哥一地就将出版4种定价1辨士的日报。在利物浦和曼彻斯特,到目前为止每星期只出版一次或两次的报纸都将改成日报,每号定价3辨士、2辨士和1辨士不等。使地方报刊摆脱伦敦的控制,使报业分散经营,这实际上是曼彻斯特学派在它顽强而长期地反对报纸印花税的运动中的主要目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