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2月13日,中华民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向南京参议院提出辞呈,同时举荐袁世凯继任,称“袁君富于经验,民国统一,赖有建设之才,故敢以私见贡荐于贵院。”

2月14日,袁世凯以全票当选为中华民国第二任临时大总统,比孙中山当选第一次总统时的选票还多出一票。

南京参议院在致袁世凯的电报中说:“查世界历史,选举大总统,满场一致者,只华盛顿一人。公为再见。同人深幸公为世界之第二华盛顿,我中华民国之第一之伟业,共和之幸福,实基此日。”

此时,不但由南方革命党人组成的参议院,连孙中山都对他的“建设之才”赞叹有加,而不久之后,袁世凯却走上了复辟之路,公然推翻共和,实行君主立宪,后世多认为是其长子袁克定为了当太子,才怂恿其父称帝,而实际上,袁世凯称帝的幕后最大推手是当时的德国皇帝、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祸首威廉二世。

1912年,袁世凯当上总统不久,威廉二世就派密使前来中国。行前,威廉二世托中国华民国驻柏林公使给袁世凯发密电,称德国愿尽一切财力、物力,赞助中华民国建设事业,又叮嘱袁务必不能将此事告诉英、日公使。

不久,德国密使前来中国,由驻北京德国公使向袁世凯转交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亲笔信,力邀袁世凯派最重要亲信之人,秘密前往德国,与威廉二世商量一个帮助中国建设的方针。

当时德国是世界强国,袁世凯得信大喜,就派了自己前往德国治足疾的长子袁克定,去拜见威廉二世,哪知威廉二世给出的帮助计划,竟然是怂恿袁世凯当皇帝。

威廉二世说:“中国的东邻日本,奉天皇为神,西边的英国、俄国,也都是君主立宪制的帝国。中国地广人众,位于日本、英国、俄国之间,能够向远方的美利坚合众国学习吗?美国也不能度过重洋,为中华民国之强助也。况且民国刚开始,执政官员都是帝国时代的旧人,革命分子,势力极脆弱。挟大总统之权威,一变中华民国为帝国皇帝,也是英国、日本、俄国各国所期待看到的。我德国誓以权力赞助你父亲经营此事,财政器械,都由德国无条件提供,中国应当信任我能履行诺言。”

袁世凯曾将此信出示给自己的亲信蔡廷干,蔡廷干又向好友伍光建转述,因此这封密信的确是存在的,但到底是威廉二世真写了这封信,还是袁克定编造了此信,则难以定论。

因为,1915年,为了让袁世凯下决心称帝,袁克定还曾伪造过《顺天时报》,将假报纸每天递交给袁世凯,营造出日本支持袁世凯称帝的氛围,才令袁世凯误以为有外国势力支持,终于逆时代而动。当然,袁称帝之后,无论是德国还是日本、英国,都没有为他“无条件提供”一切帮助。

袁世凯对此事长期信之不疑,他本来就视德国为世界第一强国,认为“纵观世界先进军制,唯有德国值得学习。日本军事强大,也是拜德国所赐”。

自小站练兵时起,袁世凯就重金聘请德国教官,全面采用德国陆军制度,练兵时,军中步法都使用德国御林军的步法;提拔军官时,则对留德陆军学生大加重用,比如段祺瑞曾在德国学炮兵,一回国就被任命为左翼炮队第三营统带,兼行营武备学堂炮队兵官代理总教习。

除了学习使用德国武器、军操、战术外,袁氏新军所有士官还要学德语,后来张之洞、荣禄等人也学袁世凯请德国教官、买德式装备、习德式军法,建了“自强军”、“武卫军”等新军,最终都被袁世凯收编。

为了全面效仿德国制度,袁世凯对德国的学习几乎达到了亦步亦趋、近似克隆的程度。他让儿子们学德语、穿德国亲王陆军制服;每天都要看一次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传记。自己还特地蓄起了和威廉二世一样的八字牛角胡须,穿与威廉二世相仿的陆军制服。而袁世凯手下的文武百官,也就投其所好,全都蓄上了威廉二世风格的牛角胡。

这种牛角胡是“凡·戴克式”的升级版,剃掉了下唇部分以及络腮部分的胡须,胡须两端用油脂固定住,刻意向上高高挑起,由威廉二世创建,在德军中盛行一时,配合高昂起的下巴,显得极为傲慢。

或许,正因为袁世凯如此崇拜威廉二世,袁克定才会编造了一番“威廉二世怂恿袁世凯称帝”的谎言。

后来,当袁世凯称帝引起全国人民声讨、南方各省纷纷爆发讨袁起义时,威廉二世却忙着在欧洲打仗,并未发一兵一卒、一枪一械来支持袁世凯。

最终,袁世凯成为千夫所指,于1916年忧愤而死,他深恨袁克定“欺父误国”,在袁世凯身后,王士珍、张镇芳打开“金匮石屋”中的传位遗嘱,只见上面由袁世凯亲笔写着:“黎元洪、段祺瑞、徐世昌”三个名字,并没有自己的儿子袁克定。

1918年11月9日,为求得政治统一,德国首相马克斯·冯·巴登宣布废除威廉二世的德意志皇帝和普鲁士国王称号,紧跟着袁世凯和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脚步,威廉二世皇帝梦也破灭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