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第6个年头,正是日寇最猖狂的时候。当时,鲁南地区运河两岸,日伪相互勾结,到处碉堡密布,据点林立,大部分村镇日寇都安设了乡、保公所。伪峄县县长王徽文在日寇的卵翼下建立了县政府,暗中与日寇勾结,不断袭扰我抗日根据地,破坏抗战,政权问题成了敌我争夺的焦点。

那时,抗日队伍几乎每天要打两仗,物资消耗大,人员伤亡多,加之敌人严密的经济封锁,我军的给养供应、兵员补充受到很大限制。我鲁南区党委、鲁南军区决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坚决打破这一被动局面。

是年夏,我鲁南军区在抱犊崮山区的大邵庄召开了各游击区、武装部队负责人会议。会议内容主要是摧毁敌伪政权,建立抗日根据地,同敌人展开反封锁的斗争。具体办法就是武装“大请客”。即将敌占区的伪乡、保长武装监护到山里集训,教育他们要做到“身在曹营心在汉”,表面应付敌人,暗地里要真心为抗日武装做工作。集训结束后放回,让他们继续担任原来的职务,明里应付敌人,暗里为我服务。

“大请客”是鲁南地区的统一行动,铁道游击队负责微山湖、薛城、夏镇一带。文峰游击队分工南到运河,北至临枣铁路地区。通过“大请客”,主要是达到深入开展敌后斗争,建立农村根据地,扩大游击区,变敌人后方为前线的目的。

“大请客”前,我八路军115师主力一部,出山配合地方部队拔掉了周营据点,活捉了伪区长孙景义,扩大了我军的影响,震慑了敌人,为争取两面政权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大请客”期间,各游击区根据不同情况,结合本地的实际,还采取了多种多样的办法打击和拉拢敌伪人员。有的记黑红点、算总账,有的要敌伪人员定期汇报思想情况,有的同伪军人员拉关系拜把兄弟等。总之,采取一切办法使他们为我服务。

记黑红点算总账,就是我游击队建立一个记录薄,填写乡保长名单,哪个乡保长为敌人办了一件事或作过一次恶,就在谁的名下点一个黑点;哪个为群众为我军办了一件好事,就在谁的名下记一个红点。黑点多的就,红点多的就争取。此法在敌伪人员中影响最大,他们也最害怕,称之为“生死薄”。

在“大请客”中,通过争取、打击和,敌占区的形势逐渐向着有利于我们方面转化。原先有些地方没有游击队的立足之地,后来进出自如,有些伪乡公所还成了我游击队的落脚点、联络站。有的给我送粮送款,还送自己的儿子参加抗日部队,有的则成了我们的同志。

在津浦铁路线上有个姬庄,是铁道游击队的情报站,保长姬茂熹就是游击队的联络员。1942年同志由华中去延安,经过此地,就是姬茂熹带路跨越铁路去微山湖的。乔庙有个伪保长叫乔秀峰,经过教育后,提高了觉悟,积极抗日,后来担任沙沟区区长。青檀寺伪保长李成珠、曹马庄伪保长孙承作经常向文峰游击队提供情报,后来又把儿子送到我抗日部队。石头楼山套斜屋村的伪保长孙承信,经教育后也将儿子送给文峰游击队。周营据点附近的任庄保长刘忠学,经常把据点里敌人活动的情报送给游击队,并帮助游击队搞子弹。

为更好地利用敌人,县委还指示可以利用传统风俗习惯,以拜把兄弟为名争取伪军,为我服务。根据县委的指示,县大队长李明和、县委组织部长张允峙等几个同志与宁楼乡公所伪队长贾献臣、小队长刘明礼、褚思明、班长杨家明拜了把兄弟,在开展敌后斗争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贾献臣经常给我们送情报,并为游击队设法买子弹。

在“大请客时,运北各地的伪乡、保长几乎都被送到山里受过教育,其中有的改好了,但死心踏地效忠日寇的也仍有人在。对此类顽固分子,游击队决不手软,有多少就多少。他们先后了曹马庄、金庄的伪保长和石洋窝、邵楼村的特务。通过一拉一打,对敌伪人员震动很大,绝大多数伪乡保长明里应付敌人,暗中支持我军,成了名副其实的两面政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