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像不少科学家指出的,诺贝尔奖是对人类的智力和体力最高成就的一种评价和奖赏,其精神意义远远大于奥运会的金牌。它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科技水准的象征,反映了对这个社会制度文明的评价。因而完全可以有理由说,诺贝尔奖不仅是对科学家的最高奖赏,它巨大的影响力、吸引力,还在于某种程度上是对一个国家的科学、文明程度的认可,是国家地位的一种象征。那么第二届诺贝尔奖得主有哪些呢?下面就让我带大家来一起看一看吧:

洛伦兹是经典电子论的创立者。他认为一切物质分子都含有电子,阴极射线的粒子就是电子。把以太与物质的相互作用归结为以太与电子的相互作用。这一理论成功地解释了塞曼效应。1896年10月,洛伦兹的学生塞曼发现,在强磁场中钠光谱的D线有明显的增宽,即产生塞曼效应,证实了洛伦兹的预言。塞曼和洛伦兹共同获得190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1896年,荷兰物理学家塞曼使用半径10英尺的凹形罗兰光栅观察磁场中的钠火焰的光谱,他发现钠的D谱线似乎出现了加宽的现象。这种加宽现象实际是谱线发生了分裂。塞曼的老师、荷兰物理学家洛仑兹应用经典电磁理论对这种现象进行了解释。他认为,由于电子存在轨道磁矩,并且磁矩方向在空间的取向是量子化的,因此在磁场作用下能级发生分裂,谱线条谱线。塞曼和洛仑兹因为这一发现共同获得了1902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费歇尔(Emil Fischer),19世纪的化学巨匠,他对糖、酶、嘌呤、氨基酸和蛋白质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为生物化学奠定了化学基础。1902年,获诺贝尔化学奖,成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有机化学家。费歇尔也是卓越的科学组织家。曾数次任德国化学会的主席和副主席。他在著名的威廉皇帝学会及其研究所的创建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因此被誉为“威廉皇帝学会及其研究所之父”。

罗纳德·罗斯爵士( 1857年5月13日-1932年9月16日),英国医生、英国微生物学家、热带病医师,他曾经以军医的身份参加第三次缅甸战争,同时他也写了一些诗与小说,他一生最大的贡献是发现蚊子是传播疟疾的媒介,为此获得1902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

瑞士人戈巴特因创建国际和平局、埃利·迪科门因宣传和平、反对战争而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夏尔莱·阿尔贝特·戈巴特(1843-1914) ,瑞士法律博士和政治家,曾担任联邦委员会主席、国际议会联盟大会主席、国际和平局局长。从国际议会联盟成立伊始,戈巴特就热情的参与到这个和平组织中。1892年,他在伯尔尼主持该联盟的年会。20年来,戈巴特担任联盟国际议会局的秘书长兼局长,他的职责是促进和平主义的议员之间的交流,组织联盟年会

埃利·迪科门( 1833年2月19日-1906年12月7日),瑞士作家。1902年诺贝尔和平奖金获得者。迪科门30岁当选为瑞士和平协会主席,1891年,国际和平局在瑞士伯尔尼成立,他出任书记,后升任局长,从此他就成了从事和平运动的职业活动家,将自己的全部精力,献给了国际和平局的事业,并以国际仲裁人的身份调解国际争端,解决了国际上许多棘手的问题,为国际和平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德国古典学者、法学家、历史学家、记者、政治家、考古学家、作家,190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关于罗马历史的作品对当代的研究仍十分重要。《罗马史》中贬抑庞培,赞扬恺撒,视其为完人,意在以古喻今,说明德意志的统一也需要一位像恺撒那样的伟人来完成。此书取材广泛而严谨,繁简适当,文笔洗炼而华美,擅长刻画人物,叙事亦生动形象,富于戏剧性,因而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