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年,国际局势风云变幻,特别是今年以来的俄乌战争动摇了战后的雅尔塔体系,给了全球化进程致命一击,可不少人还在觉得世界美好依旧,但实际上,世界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以和平为主旋律”的世界了,现在的世界已经变得和当初一战之前极为相似,战争的深渊是离我们越来越近。

一战之前,大多数人和我们现在的不少人一样,都没有意识到一场席卷全球的大战极有可能发生。可战争爆发之后,短短4年时间,超过38个国家参战,两大阵营动员了7000万人在几千公里的战线万人负伤,曾经强盛一时的奥匈帝国、德意志帝国、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从此作古,而战胜的大英帝国也从此债台高筑,一蹶不振,二十年后,世界霸主的地位被美国取代,欧洲主宰世界的时代从此一去不返,世界格局从此翻开新的一页。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个话题,讲讲为什么说现在非常像一战之前,现在和一战之前到底有哪些相似之处?

先提炼一下我的观点,我之所以认为现在和一战之前非常相似,主要有四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都是新兴大国不断崛起,原有世界霸主不断衰落,陆权强国挑战海权强国。

很多人想起全球化,都以为是最近几十年才出现的,其实,早在十九世纪中叶到一战之前,就已经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全球化,而且,当时的全球化比起我们今天的全球化,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电报、轮船、铁路的发明让全球化几乎深入到每个国家,人员、商品和信息的流动变得更快更便宜,也更加可靠,这一时期也被很多人称为“美好时代”。

经济学家凯恩斯回忆一战爆发前的英国时,无比怀念的写道:“早上可以一边在床上喝着早茶,一边打电话订购全世界的各种产品。”全球化直接让全球的商品价格趋于一致,在1870年的时候,英国的小麦价格还比美国高出60%,而到了1890年,因为全球化的深入,这一价格差几乎被抹平。

除了商品价格外,土地价格也因为全球化而价格差异很小,原本由于欧洲人多地少,土地价格要比美国贵很多,但是由于一批又一批的美国农产品000061)进入欧洲,这就直接导致欧洲土地的价格朝着美国土地价格的水平暴跌,而美国土地的价格也因此上涨,1870年到一战之前,美国土地价格上涨了2倍,而英国土地价格下跌了60%,两者的差距变得越来越小。

还有劳动力价格,全球的劳动力自由流动,劳动力价格低的国家向着劳动力价格高的国家不断移民,导致劳动力价格也趋于一致,1840年,爱尔兰工人的实际工资只相当于英国工人的60%,到1914年就达到了英国工人的90%,几乎赶上了英国工人的水平。

相比一战之前的全球化,我们今天的全球化尽管在资本领域流动更多、更深入,但是在劳动力流动上就完全比不上当时的水平,劳动力不能自由流通,这也直接造成了今天很多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失业率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低。

不过,相比全球化好的地方,全球化的副作用毕竟还是一小部分,在高度全球化的世界,除了商品、人员、信息能自由流动之外,更重要的是,全球化能让全球的通货膨胀始终处于一个比较低的水平。2005年,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就在一次演讲中提到过,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全球低通胀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全世界央行的货币政策,而是因为全球化,是商品与信息的自由流通让全球的通胀成本一直处于比较低的状态。

一战之前也是如此,当时的通胀率就很低,但是在一战之后,全球化被打断,世界各地就开始不断爆发大规模的通货膨胀,在1923年,一战结束的五年后,德国就开始了史无前例的通货膨胀,甚至比今天津巴布韦的通货膨胀还要严重,当时1美元可以兑换4万亿马克,人们上街购物买东西,需要带上好几捆马克,一个面包需要1000亿马克,一升牛奶需要3000亿马克。街边卖菜的妇女一个箩筐装蔬菜,一个箩筐装马克,马克堆得比蔬菜还要高,大街上的小孩们喜欢玩叠马克的游戏,用马克叠成半人高的小山,可见当时德国通胀到了何种地步。其他国家也好不到哪里去,战后的法国、荷兰、意大利和北欧的物价都比战前要高了3倍都不止。

而我们现在的全球化呢,因为俄乌战争导致现在的全球化开始瓦解,全球似乎开始出现了一轮逆全球化的浪潮,全球通胀也因为俄乌战争而水涨船高。

第二个原因,都是新兴大国不断崛起,原有世界霸主不断衰落,陆权强国挑战海权强国的地位。

当初一战之前,德国紧紧抓住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机会,实现了后来者居上,到1900年的时候,德国的工业产值已经是欧洲第一,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超过了当时的日不落帝国英国,而英国虽然还有着大量的海外殖民地,但国内经济发展越来越慢,工业生产也开始逐渐落后,到一战之前,已经远远落后于新兴的美国和德国了。

但由于这个时候的全球的殖民地基本上被瓜分殆尽,后发德国向海外开拓的空间十分有限,因此,德国为了寻找更加便宜的原材料和消费市场,开始了大力扩充海军,想要争夺更多的空间,这就直接造成了英德之间的矛盾,因为对于英国来说,必须保证自己的海军实力强过第二、第三的总和,才能确保自己的海上霸权,才能确保自己英伦三岛的安全。

当然,仅仅从资本主义的视角来看英德矛盾是不够的,英德矛盾,也是海权国家和陆权国家的矛盾,一战之前,陆权国家的实力逐渐开始赶上海权国家。

1814年,英国人史蒂芬逊发明了蒸汽机车,又在1825年建成了世界上第一条铁路。尽管是英国人发明了铁路,但铁路的集大成者却是德国,就在英国第一条铁路通车之际,李斯特就为德国铁路草拟了规划设计,1839年,德国铺设好了一条长115公里的长途铁路,到了1870年,德国统一之前,德国铁路里程就达到了19575公里,到1902年,德国铁路里程就达到了3.1万公里,整个国家铁路网纵横交错,德国铁路也一跃成为了当时铁路领域内“高效”、“便捷”的代名词。铁路不仅帮助了德国人统一,还帮助德国人成为了欧洲大陆首屈一指的强国,更让德国这样的陆权国家有了挑战海权国家的实力。

如今的世界也和当初一战之前一样,也是陆权国家不断崛起,海权国家不断衰落,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国家在规模和体量上要大很多。

在一战之前,美国的顶级富豪,他们的收入能占到整个社会总收入的40%左右,和现在的美国差不多。西欧呢,贫富分化比美国更严重,普通人的生存状态还远不如美国,西欧的工业化基础就是基于对工人的压榨。虽然一战之前,工人的待遇有一点改善,但是依旧非常悲惨,工人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9个小时,小作坊则是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不但工作辛苦,他们的待遇也很低,一个工人家庭,一年到头的收入,有62%都花到了食物上,16%花到衣服上,12%花到住宿上,只有10%的钱能存下来,一旦工人遭遇工作事故,这点钱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资本家也不会有任何的补偿,所以当时的劳资关系非常紧张,各种社会主义运动风起云涌,虽然没有酿成革命,但是也都是暂时而已。

至于俄罗斯的老百姓603883),那就更惨了,占俄国人口80%的农民,几乎都住在低矮的小木屋里,吃着发霉的土豆,和蟑螂细菌一起生活,和中世纪的奴隶没太大区别。即便是城市工人,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男人基本住在贫民窟或者工厂宿舍,这些房间没有自来水和厕所,甚至没有供暖设备,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工人临时睡觉的地方。而俄国的贵族和资本家则每天都处于纸醉金迷的奢侈享乐之中。

而现在的世界,和一战之前基本一样,也是两极分化的世界,穷人越穷,富人越富,这也直接导致了中产阶级的衰落,全球的购买力萎靡不振,不论美国还是日本,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对于现状都非常不满。

2016年,美国的总统候选人桑德斯,他就非常激进,直接要求要给富人征重税,每年8%的财产税,所有年度营收在1亿美元的上市公司,都需要逐渐实现划拨20%的公司股权给员工,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取消所有富人的税收减免等等,桑德斯的激进主张,在美国得到了很多人年轻人的拥护。

什么是民粹主义?民粹主义,就是主张社会绝对平等的一种思潮,常常由底层民众、知识分子或政治家发起,其基本的政治思路,就是宣扬“本国的穷人最道德”。对内,民粹主义以反精英主义和反智主义方式表达诉求,如仇官、仇富、仇精英,要求的是平等、公平和正义。对外,民粹主义则与民族主义合流,有着强人崇拜的历史情结,形成以排外、仇外为指向的狭隘民族主义。无论对内或对外,民粹主义对各种似是而非的“本国民众受迫害阴谋论”,都持赞同态度。

一战之前,就是民粹主义不断抬头的时候,由于贫富差距的逐渐扩大,社会的财富阶层逐渐固化,在这个财富阶层固化的社会中,个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努力奋斗不再有用,决定一个人财富和地位的,完全看他出生的阶层,这就导致了人们的不满逐渐加剧,直到爆发,而每当在这种时候,民粹主义最喜欢做的就是对外转移矛盾。

这种民粹主义在对外的过程中,和民族主义合流,往往盲目乐观,狭隘偏激、狂热而好战,会导致整个社会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不可避免地滑向战争。1911年摩洛哥危机,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为了避免战争,最后选择了外交妥协,结果被德国舆论和德国民众抨击为软弱和胆怯,并且嘲讽他为“胆怯者威利”。等到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爆发,为了摁住战争机器的开动,威廉二世曾经与俄皇尼古拉二世曾试图协调起来,防止战争爆发,但德国民意和俄国民意纷纷鼓吹战争,同时将任何和平举措视为“卖国者”,在巨大民意压力下,威廉二世和尼古拉二世屈服了,局面最终失控。

当战争爆发的时候,无论是德国、奥地利,还是俄国、法国和英国,所有参战国的老百姓都是以极高的热情来迎接战争,没有多少人认为战争会带给他们痛苦。参战国媒体都在渲染本国的军事优势,几乎所有老百姓都相信自己国家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几乎没有人会想到战争的残酷。当时还是普通士兵的希特勒,在给自己房东夫人的信中写道:“我们全团都充满信心,没有人怀疑伟大的德意志会轻松获胜。”

不光老百姓,就连政治家和军人都充斥着盲目的乐观,俄罗斯帝国陆军大臣苏克霍姆利诺夫在日记中写道:“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德国狼似乎很快要走投无路”,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对着出发的德国士兵们喊话,“战士们,我们会赢得很快,秋天叶落之前,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然而,当幻想中的假日战争变成看不到结束希望的残酷堑壕战后,就完全不同了。战争不仅仅吞噬了普通现役军人的生命,而且还导致普通民众成为预备役走向战场,整整一代年轻人被大炮炸成粉末,更重要的是,战争导致了大规模的通胀,这让民众的财富迅速缩水,陷入赤贫。

最终,那些原本高喊胜利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财产和性命,变成了最狂热的和平主义者,1914年的德国老百姓还非常好战,任何妥协主张、任何和平建议,都被德国认为是叛国贼,但仅仅四年之后,任何坚持战争的主张都被德国老百姓认为是“军国主义”思维,比方说著名的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1914年还在痛骂任何和平主张,到了1918年已经将战争的主张者视为的军国主义者了,大知识分子尚且如此,何况普通人。

如今,和当初一战前多么相似啊,民粹主义横行,欧美各国都是激进政客上台,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和平之后,人们似乎也不再惧怕战争,乌克兰战争就是个明证。

以上,就是我认为现在和一战之前极为相似的原因。第一个原因,现在和一战之前一样,全球化都已经阶段性发展到了尽头。第二个原因,都是新兴大国不断崛起,原有世界霸主不断衰落,陆权强国挑战海权强国的地位。第三个原因,世界都处在贫富差距极度拉大的过程中。第四个原因,世界各国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都在不断抬头。

也许,就算我说了这么多,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认为战争离我们还很远,一战之前,几乎所有人也是这样认为,一战之前,当时西方流行一本书叫《大幻觉》,里面用详细丰富的数据来论证战争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各国经济联系是如此的紧密,战争和对抗是各国所不能承受的,即便是发生战争也会很快结束,这本书在当时影响很广,英法德的官僚们无不拜读,当时的大英帝国国防委员会建立者、权势熏天的伊舍子爵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更是说:“英国对德国的攻击首先就会摧毁英国的繁荣,又怎么可能爆发战争呢?别说战争,连对抗都是天方夜谭!”但事实是,一场席卷整个世界的战争即将开始,整个欧洲的青年都将在战壕中流尽最后一滴血。

和平时期的利益,在战争时期不过是无用的金锄头,曾几何时,我们多么希望华尔街能够影响白宫,可翻看美国历史,不论1940年美国对日本封锁,还是1980年对苏联封锁制裁,白宫从来没有参考过华尔街的意见。在安全面前,经济利益根本不值一提,不是生存就是毁灭,在战争的黑暗森林中,从来就没有什么中间道路。当然,我们也要坚信,一个新的美好时代必将诞生,新的科技革命必将引领人类走向真正的未来,不过在这个美好时代诞生之前,我们还要经历一番波折和考验。

好了,今天内容就是这些,我们联合华东政法大学成立了一个投资者教育保护基地,致力于为投资者们提供高质量的投资者教育内容。基地以上海为中心,以北京、深圳为两个基本点,并逐步向全国推广,主要内容包括投资者大学、实时观察、投资者权益保护、专家专区等,大家想要看的话,可以百度搜索玄元-华东政法大学投资者保护教育基地,或者登陆看,感谢您的收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