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使徒”们的回归和重启,会产生毁灭性的巨大能量,也将使所有的生命归于原点。

不想因此被毁灭的人类,于是利用自己的智慧与高科技研究出了一种“泛用人形决战兵器”——EVA,并以此抵御“使徒”们的回归和侵入。

第十五使徒“鸟天使”,是故事中第13顺位登场的使徒,名字来源是犹太教传说中司鸟之天使“Arael”。

“鸟天使”拥有展开的双翅,在外形特征上与其说像鸟类,倒不如说更接于近人们熟知的天使。此外,“鸟天使”全身发光,一直悬浮在地球外的卫星轨道上方,无法看清其身体细节。

由于“鸟天使”一直停留在卫星轨道上方,如此远的距离已经超出了EVA及武器有效射程。但是人类方面还是派出了EVA零号机和二号机尝试远距离迎击。

鉴于二号机最近的同步率有所下降,而初号机因为上次的暴走事件被临时冻结,NERV作战指挥部便打算派出零号机打头阵。

但是二号机驾驶员明日香性格要强,她为了证明自己,还是坚持由自己率先出战。

正当二号机携带武器瞄准“鸟天使”时,此时从“鸟天使”处照射出了一道“圣光”。伴随着“哈利路亚”式的背景音乐,这道光芒直接照射在了二号机身上。

受到光照的明日香突然陷入了心理混乱与精神污染之中。原来这道光是“鸟天使”发出的精神波,用来探测、干扰明日香的精神波长,并侵蚀其精神。

面对如此情况,NERV并没有第一时间展开救援。而是命令支援的零号机,以阳电子步枪对高空的使徒进行射击。

但是如此远的距离下,阳电子步枪的能量即便抵达了“鸟天使”面前,也无法贯穿其“A.T.力场(绝对领域)”。撞击到“A.T.力场”的能量束,四散消逝在外太空中。

明日香的母亲,因为曾在实验中被二号机吸入部分灵魂而变得精神异常。之后,她的母亲更长期将一只洋娃娃当作自己的女儿,而拒绝承认明日香的女儿身份。

这一切遭遇都造成了明日香的永久心理创伤,使年幼时期的她就一直怀疑自己是否被真正需要。

在“鸟天使”的精神攻击下,明日香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价值。就如这一话的副标题所写“不需要存在”,正是明日香此时的精神写照。

为了击处于高空的“鸟天使”,NERV司令碇源堂决定使用朗基努斯之枪进行反击。朗基努斯之枪,是“生命之树”的根须,其威力可以直接穿透“A.T.力场”并有效杀伤使徒。

于是,由绫波丽驾驶的零号机前往NERV总部最下方的“最终教条区”,准备拔出一直插在莉莉丝体内的朗基努斯之枪。

莉莉丝被钉于地下深处的中央教条十字架上,它的外形是只有上半身的白色巨人,面部戴有七眼面具。

待拔出朗基努斯之枪后,原本被抑制生长的莉莉丝上半身,突然增殖出了下半身和足部。

之后,零号机持有着朗基努斯之枪,校准目标位置后,向“鸟天使”进行投掷。朗基努斯之枪突破第一宇宙速度,直接穿透了“鸟天使”的“A.T.力场”,并摧毁了“鸟天使”本体。

朗基努斯之枪是“人类补完计划”的关键素材之一,此次碇源堂借消灭“鸟天使”的机会,而将朗基努斯之枪丢到了外太空。这个行为明显是在暗中阻挠SEELE组织的补完计划。SEELE组织也因此对碇源堂更加持怀疑态度了。

故事中,当NERV司令碇源堂决定让零号机使用朗基努斯之枪进行反击时,葛城美里曾有所质疑。

葛城美里,是当年发生在南极的“第二次冲击”中的唯一幸存者,而发生“第二次冲击”的原因被NERV方面告知是使徒与亚当(Adam)之间的接触所造成的。同时,NERV方面还宣称其总部最下方的正是亚当(其实是莉莉丝)。

而如今,复制于亚当(Adam)的零号机(相当于诞生于亚当的使徒)与总部地下的亚当(Adam)接触,却没有引发冲击。

这让葛城美里开始怀疑,当年发生在南极的“第二次冲击”的真正原因,其实根本不是亚当(Adam)与使徒接触而引发的。

关于“第二次冲击”的形成原因、碇源堂的真正目的以及EVA的秘密,开始逐渐明朗起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