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时期最重要的文论著作当数《论崇高》。这部书被埋没了一千多年,直到1554年才首次印刷出版。它的成书年代和真正作者至今尚无定论,多数学者倾向于认为是公元1世纪的作品,人们按习惯称其为朗吉弩斯(Langinas,又译郎加纳斯)。

朗吉弩斯所说的崇高,包括伟大、雄浑、壮丽、庄严、神圣、堂皇、遒劲、刚健、粗豪、高雅、绮丽、奇特等含义。从他所举的例子看,他实际上已经认识到了有两种形态的美:一种是古希腊以来被称做美的东西,也即我们今天所说的优美;另一种他称之为崇高。他以许帕里德斯与狄摩西尼为例论及了雄辩中的两种美。“许帕里德斯的美妙之处虽然很多,却缺少雄浑的美。”狄摩西尼尽管没有前者的那些优点,但是他“一旦‘抓着话题’,便显出伟大才华登峰造极的优点:崇高的格调,生动的热情,丰富,敏感,恰到好处的迅速,使人望尘莫及的劲势和力量”。

自然界的美也有两种形态。“在本能的指导下,我们决不会赞叹小小的溪流,哪怕它们是多么清澈而且有用,我们要赞叹尼罗河、多瑙河、莱茵河,甚或海洋。”总之,“有用的和必需的东西在人看来并非难得,惟有非常的事物才往往引起我们惊叹”。可见,从对象方面看,崇高的最基本的特征就是超常性,它可以表现在体积、力量、气势、思想、情感等诸多方面。

从对象所产生的心理效果也即崇高感方面看,朗吉弩斯指出,崇高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震撼力。“天才不仅在于能说服听众,且亦在于使人心荡神驰。凡是使人惊叹的篇章总是有感染力的,往往胜于说服和动听。因为信与不信,权在于我,而此等篇章却有不可抗拒的魅力,能征服听众的心灵。”“心荡神驰”又译做“狂喜”,这是一个新的提法。就是说,崇高的对象能在人心中引起强烈的情感反应,接受者在刹那间就被征服了,不再是自主地认同,而是不由自主地沉醉、欣喜若狂、惊叹不已。应该说,在朗吉弩斯那里,崇高已经超出了修辞学和文艺批评的范围,开始进人美学领域,成了一个重要的美学范畴。不过,他谈论得最多的还是文学风格的崇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