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尼克斯应该已经策划好了他们在多诺万-米切尔的潜在交易中最想保留的东西。而我们的专家也即将做同样的事情。

在2018-21赛季为The Athletic报道尼克斯的Mike Vorkunov与现在尼克斯的随队记者Fred Katz约好了策划一次特殊活动:他们将在本文中以选秀的方式选择尼克斯可以用来吸引这位在爵士三度入选全明星的球员的筹码。

尼克斯将不得不为了米切尔付出巨额的代价,但是这个代价到底有大还有待观察。对于这位年仅25岁且能量十足的得分手,到底多少筹码才是足够的呢?

Fred和Mike深入研究了可能会被送到爵士的六名球员和11个选秀权资产,以及这些选秀权可能会选中的球员,就像在一个小众参与的范特西联盟中商讨交易一样。他们的目标是选择那些应该在尼克斯关于米切尔的交易方案中被优先考虑保留的球员和/或首轮选秀权。双方都有像Brock Aller和丹尼-安吉这样强势的谈判者,没有一个细节不会被吹毛求疵,也没有一个选秀权是随意可弃的。

这当中不包括埃文-富尼耶,朱利叶斯-兰德尔或者德里克-罗斯,他们都有大额的薪水,肯定可以帮助促成米切尔的交易。只有首轮选秀权、首轮互换权和年轻球员被考虑在内。

为了交易得到米切尔,尼克斯可以使用的潜在交易资产有以下17个:六名球员(RJ-巴雷特,昆廷-格兰姆斯,迈尔斯-麦格布莱德,伊曼纽尔-奎克利,卡姆-雷迪什和奥比-托平);自己的2023年,2025年,2027年和2029年首轮选秀权;2024年,2026年和2028年的首轮互换权;以及来自于其他球队的四个首轮选秀权(来自达拉斯独行侠,底特律活塞和华盛顿奇才的2023年选秀权,来自密尔沃基雄鹿的2025年选秀权)。

为了让事情变得更加容易,尼克斯在2024年,2026年和2028年的首轮选秀权没有被纳入考虑,因此最有可能构建米切尔交易的资产将包括2023年,2025年,2027年和/或2029年的首轮选秀权,以及偶数年的首轮互换权。根据联盟规则,球队可以交易7年内的首轮选秀权。另外为了简单起见,我们将假定尼克斯自己的首轮选秀权和互换权都是不受保护的。

请记住,这些选择都是从尼克斯在米切尔的交易中能够最大程度保留资产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爵士能够得到什么的角度出发的。这一点对于先选择保留资产的Mike来说尤其重要。

如果尼克斯交易得到米切尔,他们在2022-23赛季的成绩需要尽可能地好一些,巴雷特是他们的重要成员。他们需要去留住他,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出他们短期内的潜力。而如果要发挥球队的长期潜力,球队也需要留住他。在交易得到米切尔后,再想获得有天赋的球员将会变得更加困难,更不用说换来球星了。巴雷特是尼克斯内部发起的一场豪赌,一旦培养成功,尼克斯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价就能获得一个明星,或者至少是一个非常好的首发球员。他远比尼克斯的选秀权更有价值,对这支球队也比对其他球队更有价值。

在我的设想中,保留巴雷特也是第一选择,这也应该有助于说明为什么这位22岁的球员被放在米切尔交易的讨论中是现实的。尼克斯可能最想留住他,而爵士可能更想要其他的东西。巴雷特在明年夏天可能会成为自由球员,现在则是有资格提前续约。爵士正在处于重建球队的早期。然而一旦得到巴雷特,他们必须立即给他一份市场价的合同。而在爵士再次变得好起来时,巴雷特又将会成为完全自由球员了。至于我选择2029年的首轮选秀权,原因很简单:选秀权越远,我们对他的定位就越不确定。坚持保留2029年的选秀权可以让未来更加灵活。此外,如果尼克斯想要在几年后交易另一位球星(对此我详细阐述过一个计划),他们需要2029年的首轮选秀权来做到这一点。

尼克斯需要尽可能地多保持他们的长期的选秀权。他们需要首轮选秀权来来补充他们的天赋基础或者促成交易。或者也有可能一切都开始变得糟糕,他们需要从一个糟糕的情况重建球队,这就是他们获得高级别天赋的方式。基本原则:尽量少交易未来的首轮选秀权,尤其是距离现在很远的选秀权。未来可能出错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假设尼克斯交易得到米切尔,并且他们还希望在两三年后再引进一位明星球员,那么这个计划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仅在于另一个大新闻是否会到来,还在于这个人是谁,以及这个家伙打球的风格是什么样的。明星会影响球队的运作,比如加入一个全明星级别的核心控球后卫之后,球队的进攻节奏与加入一个NBA最佳阵容级别的强力侧翼肯定是不同的。但是两者有一个相似之处:得到上述两种球员中的任何一个后,你都不会像往常一样经营球队了,而格兰姆斯的妙处就在于他适配每一个人。他是尼克斯目前最好的外线防守者,是一名即插即用的三分射手,还有无球跑动和定点突破。他在夏季联赛中展示了更好的传球技术。将格兰姆斯放到30支球队里,他可以立即提供帮助,并且不会破坏球队原本的化学反应和战术体系。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价值。我曾经考虑过在这个顺位选择2025年的首轮签,但是格兰姆斯的安全感把我推到了他这一边。他的职业生涯刚过一年,但我们已经知道他足够优秀了。

这可能会让人感觉有点惊讶——我看到Fred在我做这个选择的时候也有点惊讶——但是这遵循了我的基本原则:应该尽可能地控制这些离目前交易越远的选择。我们可称之为贾马尔-默里规则。或者戈登-海沃德规则。

尼克斯在米切尔的交易中的目标是在大幅改变现状的同时,尽可能多的保证他们的未来资产。这就是为什么我和Mike都更被选秀权吸引,而不是球员。

这次我得不惜一切代价地违背我保护选秀权的理念,选择奎克利了。因为我认为他是一个年轻的,成本可控的进攻组织者,他可以和米切尔成为后场搭档,也能在板凳席发光发热。他在纽约的前两年没有得到充分的开发,但是米切尔的交易可能会让所有后卫的登场时间面临洗牌,同时主教练汤姆-锡伯杜也很愿意使用他。如果你通过DARKO的数据来审视奎克利和杰伦-布伦森的生涯轨迹,你会发现他们非常相似,奎克利上赛季的EPM的数据还超过了布伦森。今年夏天,尼克斯向布伦森支付了1.04亿美元,所以留住奎克利的廉价合同是一个值得讨论的事情。

我要稍微重复一下:这个互换权是选秀资产中最有价值的一个。在另一个世界中,尼克斯队得到了米切尔,但是10年后,我们或许会认为爵士在这次交易中得到的2026年的首轮互换权是最有价值的资产。想象一下如果尼克斯得到了米切尔,但是情况开始走下坡路。他们仍会处于糟糕的情况。他们无法让另外一位明星加入。他们会始终徘徊在季后赛边缘。除此之外,米切尔将会在2025年成为自由球员,杰伦-布伦森和兰德尔的情况和他相同。如果他们在2025-26赛季离开了,并且让尼克斯什么都没得到,那么怎么办?在某些时候,你必须要降低风险。布鲁克林篮网一定将之前送给凯尔特人的2017年首轮互换权视为噩梦,因为他们通过这个选秀权交易得到了自己心目中的状元秀杰森-塔特姆。如果我要促成米切尔的交易,那么保留2026年的首轮互换权会让我安心入睡,因为我知道,哪怕一切都失败了,我还会得到一个高顺位的选秀权,从而帮助球队迅速重建。

我的想法是:如果尼克斯得到了米切尔,他们明年选到的首轮秀会不会比托平强呢?我决定打赌选择这个24岁的彩票。虽然我认为尼克斯应该用2020年选秀大会上的8号签选择别人(当时可以是别人,但是现在来看这个人应该是泰雷斯-哈利伯顿),但是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托平具有乐透秀级别的潜力,我听说那一年不只一只球队的管理层想要在前5顺位选中他。虽然他的职业生涯开局不佳,但是他自从被选中就一直在成长。留住托平后,如果他们想打快节奏比赛的话,尼克斯就有了一个能和米切尔与布伦森一起打快节奏比赛的大个子,而且如果能交易兰德尔的话也可以得到一个后备的安全保障。关于托平到底有多好以及可能会变得多好,我认为仍存在许多争议,但是他大概率比米切尔领导的球队在2023年的选秀选中的球员有更好的前景。

到了这个顺位,我想留住尼克斯唯一一个可能剩下的首轮选秀权。我不选托平的原因是锡伯杜正在限制他的上场时间,同时名单上的前场球员也在不断增加,这会阻止主教练让他上场。尼克斯签回了他们的首发中锋米切尔-罗宾逊,并且签下了另一名中锋以赛亚-哈尔滕施泰因,兰德尔也还在。与2021-22赛季相比,锡伯杜现在没有更多的动力去使用托平+兰德尔的前场组合。如果托平下赛季还是只有16分钟的场均时间,他可能对爵士更有价值,后者可能会计划给他一个重要的角色。

在这场选秀中,从尼克斯拥有的众多受保护的首轮选秀权之间进行挑选可能是最令人沮丧的部分。这个选秀权是尼克斯自家之外的选秀权之中保护最为轻微的,所以,嘿,我们可以在雄鹿可能面临低潮的时刻试一试。王朝球队也会有糟糕的岁月(参考勇士队)。也许2024-25赛季会是雄鹿队混乱的赛季。

(注意:在2023年这个选秀权为前14顺位保护,在24年为前12顺位保护,在25年是前10顺位保护,26年为前8顺位保护,如果没有兑现的话将会成为次轮选秀权)

我们把这个选秀权列为尼克斯能从另一支球队的选秀权中选出的最佳球员。虽然它比雄鹿队选秀权的保护少,但最有可能的是,只要在扬尼斯-阿德托昆博在球队,雄鹿队就会一直保持良好的竞争力。与此同时,奇才队在为季后赛而战,而一般来看,他们应该不会错过季后赛。这是尼克斯在2022年NBA选秀之夜的一系列交易中得到的选秀权之一,当时他们把11号签送到了雷霆。按照华盛顿的操作,最终的结果可能会与他们给雷霆24年、25年或26年的选秀范围大致相同。

(注意:在2023年这个选秀权为前18顺位保护,在24年也为前18顺位保护,在25年为前13顺位保护,在26年为前11顺位保护,在27为前9顺位保护,如果没有兑现的话将会变为次轮选秀权)

(注意:在2023年,24年和25年这个选秀权为前10顺位保护,如果没有兑现将会变为次轮选秀权)

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我选择了最后一个可用的首轮选秀权。Mike和我都认为这是尼克斯价值最低的首轮选秀权。

嘿,也许锡伯杜正在尝试告诉我们他并不打算多用雷迪什,这位21岁被的侧翼球员在入行两年后已经不再是前十顺位级别的球员了。所以,我将会选择首轮互换权。

考虑到他还有很不错的身体条件,把雷迪什的顺位排得如此之低可能会让我们俩看起来很愚蠢,但是很难证明应该在更高的位次选择他。考虑一下这个事情:雷迪什在去年夏天向老鹰提出来了交易请求。在那之后,他们很快就采取了交易。联盟里的球队都清楚雷迪什是可以交易的,亚特兰大将他明码标价:一个首轮选秀权。可一开始没有球队出价,直到在1月份,尼克斯才通过夏洛特黄蜂的一个受到严格保护的首轮选秀权得到了他。现在,由于肩膀受伤,尼克斯的教练对他的使用犹豫不决,这让雷迪什的价值变得更低,这也意味着我无法证明选择他比选择任何一个首轮球员或是我们这个演练中的球员要更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